• 最高的价值准则曰兼赅众异而得其平衡。简云兼和,古代谓之曰和,亦曰富有日新而一以贯之。
    ——张岱年

  • 哲学之要在天人体用,条贯疏通。因此术(道)在辩证,而法(方)在解析。以通为旨,而以用为归。
    ——张申府

著作简介

著作简介

周桂钿:《中国哲学大纲》评介(二)(1989)

发布时间:2015-12-29 17:29 作者:admin

第三部分  致知论

    中国哲学最注重人生。首先要知人,其次不得不知天。在知人知天中,就不能不研讨知的产生、知的可能、真知表准等诸问题。所以,中国哲学虽不重知识与方法,也多有论及。中国哲学虽然没有知识论和方法论的名称,但在《大学》中的“致知”成了宋明哲学讨论的重要问题,实际上就是知识论及方法论的问题。知包括现在所谓认识、知觉及知识的意思。称为“知论”。至于“方法论”,中国以前没有相应的词,只说“为学之方”,这个范围较广,包括修养方法及研究方法。认为致知方法和德行涵养关系密切,这也是中国哲学的特点之一。

第一篇         知论

    知论分三部分,分别讨论知的性质与来源,知的限度和真知的问题。知的来源是孟子最初谈到的,他认为道德知识是先天固有的。中国哲学对于知识的来源约有三说:一知由感官而来,二知由内心自发,三认为感官是知的一源,知还有别的来源。《墨经》有知以五路,即通过五官来,知分三类:闻知、说知、亲知。荀子、王充都认为知识从五官来,但要经过心的思考。张载把知分为德性所知和见闻之知,前者是内心直觉而来的,是以道德修养为基础的,后者则是经验的结果。张载所谓德性所知,与康德所讲的实践理性比较接近。荀子及颜元、戴震重“外”,程颢与陆九渊、王阳明主“内”,张载、程颐、朱熹、王夫之都兼重内外。《墨经》也有兼重内外的倾向。基本上就这三类。

    知是否可能呢?庄子最早提出怀疑。他认为人生如梦,不知什么是真实的。另外,宇宙无穷大,人类是暂时的,无法认识宇宙。他认为只有真人才会有真知。他的后学认为人是可以有认识的,但有一定限度。荀子明确肯定知的可能。他说:“凡以知,人之性也,可以知,物之理也。”王夫之也认为知有限度。中国哲学中没有认为本体是不可知的。因此没有西洋哲学中的不可知论者。

    怎么才能有真知呢?墨子提出三表法,上根据古代圣王的行事,下根据群众的实际经验,再将理论付诸实践,以观实际效果是否对国家百姓有利。荀子讲“符验”,韩非子讲“参验”,扬雄讲“有验”,王充讲“效验”,徐干讲“有征”,都是用来确定是否真知的方法。张载讲“共见共闻”作为感官经验的表准。戴震以公共承认为真知的表准。谬误怎么来的呢?庄子认为一个人有一点见解,便固执起来,就产生谬误。有的则被华美言辞所欺骗,导致谬误。荀子认为谬误产生于有所蔽,所以要解蔽。蔽是什么?欲、恶、始、终、远、近、博、浅、古、今,凡是物中有不相同的,都可以成为蔽,因为人可以见其一,不见另一,而以所见代替所不见。知觉的错误有以下几种原因,一是神虑不清,二是感官有病,或受蒙蔽,三是与对象的距离不当,四是对象所处环境非正常。

    关于知识论。中国不太发达。西洋哲学关于知识论的发展也只是近三百年来的事。中国知识论是由于辩者提出一些违背常识的命题才引发出来的。

第二篇         方法论

    中国哲学中关于致知方法的研讨,是从孔子开始的,后来学者发挥这些思想。以后各哲学家所用方法大约可分六种:一是验行,是墨子、颜元所用方法;二是体道,是一种直觉法,老、庄用此法;三是析物,是惠施、公孙龙的方法;四是体物或穷理,这是兼重直觉与思辨的方法,是荀子、张载、朱熹等人所采用的方法。五是尽心,也是一种直觉法,孟子及陆九渊、王阳明的方法;六是两一或辩证,这是老、庄以及张载等所用之法,这不是独立的,常与其他方法并用。中国哲学方法论,有一个根本倾向,即注重致知与道德修养的关联,甚至认为二者为一事。中国哲学中讲直觉的最多,有老庄的直觉法,有孟子的直觉法,陆王的直觉法与孟子近,程朱的直觉法又与前两者不同。中国古代与直觉同义的名词叫“体认”。历代关于知和行的学说约有三种:一是程朱的知先行后说,二是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说,三是王夫之的行先知后说。中国古代的知指知觉、知识和道德意识,行指道德行为,亦称为践履、实践。

    先秦哲学中还有名与辩的讨论。这是关于表达思想、论证真知的思维规律的理论。关于名,首先是孔子有正名的主张。后来公孙龙就将孔子的正名用于实际,认为使名当其实,就是正名。墨家也讲正名,对名分为达、类、私三类。达是广泛普遍的名,如物。类是一类物的名,如马。私指一具体的物或人。荀子对正名论述最详细。后来董仲舒也有论及。墨家最重视辩,辩论是为义的一种活动,后期墨家受名家的刺激,对辩有了更精细的研究。认为辩的作用有四:明是非,审治乱,明同异,察名实。墨家《小取篇》所论“效”、“推”二法,是可以与西洋逻辑中的演绎与归纳相提并论的。关于真知是否可以用名言来表达,有两种主要的意见,道家认为真知是超越名言的,是名言表达不了的。儒家以及墨家都认为名言可以表示真知。前者是直觉的,后者则注重理智。

    方法论大约分为两部分,一是探索真知的方法,二是表述、论证真知的方法。探索真知的方法,先秦的与宋明的不一样。先秦以孟、荀为两派,宋明则为三派。在名辩方面,墨家、名家都极为重视,道家不予理睬,而儒家态度居中。

 

结论  中国哲学中之活的与死的

    全书叙述的是中国旧哲学,以后将有新哲学。新哲学与旧哲学必有其相当的连续的,也必将是西洋哲学影响下的中国旧哲学的发展。中国旧哲学中有一些倾向在现在来看,仍是可贵的,适当的,这叫“活的”,另一些倾向是有害的,必须摈弃的,那就是“死的”。

    活的有:一、中国哲学认为现象就是实在的,没有西洋及印度哲学把自然界分为现象和实在两事的观点。二、中国哲学认为宇宙都在变易之中,变易又有条理。三、中国哲学对变易条理的研究也很深入,其“反复”、“两一”是客观世界的规律,是自然固有之理。相当于西洋哲学的辩证法而无其倒立现象。四、中国哲学最大贡献在人生理想论上,以人我和谐之道为最重要。孔子的仁、墨子的兼,是永远值得重视的。五、中国哲学最注重学说与行为的一致。六、中国哲学对致知论有切实可行的倾向。

    死的也有六条:一、中国哲学宇宙论中有尚无薄有的倾向。二、人生论中有崇天忘人的倾向。三、人生论有重内遣外的倾向。四、人生论有重理忽生的倾向。五、人生论中不注意人群是一整体。六、人生论重视道德不重视知识。

先秦哲学主要有儒、墨、道三派。北宋以来的新儒家中最主要的派别有程、朱的理学,陆、王的心学,及清初王、颜、戴的气学或事学。这些派别中,有哪些思想是活的?哪些是死的呢?

    儒家哲学所兼容并顾者甚广,它既不主张出世,又不主张沉溺于俗务,企图在现实中表现理想,不主张只为个人,也不主张极端刻苦舍己为人。以内得于己外得于人为最高理想。这是儒家长处和优点。它维护阶级制度,使各阶级相安无事,它因此而成为中国二千年来的正统哲学者。不过,这已不适合新的社会。

    墨家为群忘己的精神实是中国所必需。但它的行为太刻苦,难以普遍实行。墨家注重辩学,重视自然科学研究,都是活的倾向。

    道家是潜势力最大的一派哲学。道家的为我遗世、固循无为的思想,贻害于中国实在严重,加上佛教思想,过去中国人的心习,成为一种病态。道家在宇宙论颇有贡献,但影响不大。

    理学讲即物穷理,在知识与人生的关系上有见地。理气二元的宇宙论和天理人欲之辨都须改造。心学的特点是提出简易的内心修养法,这是不适用了,其他唯心的理论,就更是陈腐了。

    王夫之、颜元、戴震的事学是最接近现代思想的。事学的宇宙论与人生论,比较上最为正确。他们努力的方向是没有错的,这是中国古代哲学中的活的潮流。尽管王、颜、戴的学说中均有不足之处,但它反对理学、反对心学,是可以成为将来新哲学的先驱的。

    思想的发展是辩证的。历史上每一学派都是通向终极真理的路程中的一个阶段。各有所见,也各有所蔽。因为有所见,所以都在历史上起了它所应该起的作用,因为有所蔽,所以都要被新的学派所代替。真理是积累的过程。旧哲学中必有尚未完全过时的成分存在。但是,旧学说中有些观念在后来能够复活的话,也必须经过改造变易。所谓复初,都只是表面的、形式的,而不是实质的。

    本书最后有1948年写的“补遗”十九事。

 (该文原作于1989年,此次是初次发表。由河北师范大学法政学院王倩倩同学整理,杜运辉校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