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最高的价值准则曰兼赅众异而得其平衡。简云兼和,古代谓之曰和,亦曰富有日新而一以贯之。
    ——张岱年

  • 哲学之要在天人体用,条贯疏通。因此术(道)在辩证,而法(方)在解析。以通为旨,而以用为归。
    ——张申府

生平研究

生平研究

何兆武:似应提到张申府(1996)

发布时间:2015-12-29 15:57 作者:admin


刚刚释读了《读书》一九九六年一期朱学勤先生《让人为难的罗素》一文,很受启发。文中深入谈到了罗素与中国,却未提及张申府的名字,似不免使人有缺欠之感。五四时期张申府在北大哲学系任教,曾屡屡为文介绍当时来华之罗素,不仅介绍了他的哲学和思想,且介绍了他的数理逻辑,当为中国介绍此学之第一人。数十年来,张申府一直醉心于罗素,罗素每有著作,他必立即设法找来阅读。五十年代初,我偶然阅及当时罗素领诺贝尔奖的演说词,顺便向他提到,他马上到我处向我索去阅读。

张申府从事革命活动甚早,是周恩来入党介绍人,朱德也是他吸收入党的。抗战前,一二·九运动时,他在清华哲学系任教,倡导新启蒙运动,成为当时学生运动极有声望的思想导师。抗战期间,他在重庆从事民主运动,仍念念不忘罗素,曾大力宣扬:中国的未来必须是孔夫子、马克思和罗素的三结合。他的这一三结合理论也曾受到当时进步人士的批评,但他持之弥坚,虽九死其无悔。抗战胜利后,他和张东荪两人主持民主同盟,从事民主运动。张东荪在燕京哲学系任教,接梁漱溟手,任民盟秘书长,张申府则主持民盟北方支部。虽然二张后来均因受政治问题牵连,未能继续从事学术活动;但当今研究中国现代思想史的学者,每每有重视熊(十力)梁(漱溟)而忽视二张的倾向,似乎对于历史的本来面貌有失偏颇。中国学者至今尚无研究张申府的专著,倒是一个美国人UesaSchwascz写了一部张申府传(《与张申府对话录》),一九九二年由耶鲁大学出版。

另外,就我所知,解放前罗素在中国青年学子中间还是很有影响的。他在《自传》中曾有专章谈到他去中国的经历(中译文载《中国哲学》第十五辑),其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很不愉快的回忆。他在其他地方多次谈到中国的人和事,也大都是带着高度欣赏的意味的。随手拈出,作为对朱文的补充。

(作者单位: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思想文化研究所。原载《读书》1996年第6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