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最高的价值准则曰兼赅众异而得其平衡。简云兼和,古代谓之曰和,亦曰富有日新而一以贯之。
    ——张岱年

  • 哲学之要在天人体用,条贯疏通。因此术(道)在辩证,而法(方)在解析。以通为旨,而以用为归。
    ——张申府

哲学研究

哲学研究

郭湛波:张申府先生的哲学思想(1935)

发布时间:2015-12-29 15:53 作者:admin

    中国近五十年思想可分为三个段落:第一个段落:自“甲午之役”——一八九四年,至民国成立——一九一一年,是代表中国农业宗法封建社会的思想。其代表人物为康有为,梁启超……这个时代的特征,是尊孔;因为孔子是中国农业宗法封建社会思想的中心;礼教,伦理,道德,风俗的渊源;同时菲薄科学及西洋文明——所谓“物质文明”。

    第二个段落:自辛亥起义至北伐成功——一九二八年,是代表工业资本社会的思想;其代表人物为陈独秀,胡适,吴敬恒,……这个时代的特征,是反对孔子及一切旧的,传统的,思想,学说,礼教,伦理,风俗,习惯;同时崇拜科学及西洋文明。这个时代思想的冲突,是中国思想与西洋思想的冲突,换言之:就是农业宗法封建社会思想与工业资本社会思想的冲突。

    第三个段落:自“北伐成功”至今日止。这个时代的思想,既不是中国旧有的宗法封建社会的思想,也不是西洋工业资本社会的思想,而是由工业资本社会自身的矛盾,所产生的社会思想。代表这个时代思想人物可以冯芝生,张申府,郭沫若,李达为代表;这个时代的特征,以马克思体系的辩证唯物论为主要思潮,来反对第二个段落的思想学说,如《读旧杂志》,《二十世纪》,都可代表这个时代的精神。如叶青的《胡适批判》,《张东荪批判》,李季的评《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》,郭沫若的《中国古代社会研究》,都是这时代下的产物。这个时代思想的冲突,不是中国思想与西洋思想,而是世界思想的冲突;不是农业宗法封建社会与工业资本社会的冲突;而是资本社会思想与社会思想的冲突。

……

    近五十年中国思想史第三阶段除冯芝生先生外,就算张申府先生了。张先生名崧年,字申府,年四十一岁,河北献县人,曾留学法德,现任国立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,及北京大学哲学系讲师,近因爱国运动,被捕入狱,译著有《现代哲学引论》(译本),《所思》……等书,曾主编《大公报·世界思潮》。

先生是中国研究罗素学说最有成绩的人,可说是中国罗素哲学专家,《新青年》时代,发表许多关于罗素的论文,曾在北京大学教授罗素哲学,精于数学逻辑,曾在北大教授数年。先生虽为研究罗素专家,同时并深究辩证法及唯物史观,观其所著《所思》一书,及所编《世界思潮》即可明了,现在先述他的思想方法,他的方法,一面是科学的客观法,一面是唯物的辩证法。他说:

 

    这种一贯的东西则也非一端。今但揭举两点于此:

(一)相反而相成,矛盾之谐和。

    (二)科学法以至纯客观法。

第一点,两极现象(Polarity),我在一九一九初的一篇东西中已既言之,那时固还没怎么注意到现在流行的所谓辩证法等。但人只在能如实地看事实,其实是都不难得之的。而况一阴一阳之谓“易”,本是中国人极古的一种思想,就是孔子的“仁”也是与之有合的。

“仁”与“科学法”:我认为是最可贵重的两种东西。

……

今我尤相信,世间一切都是参差错杂的。我旧常说“正负错综”。或如常说“参伍错综”,也无不可。世间事总是这边偏偏,又那边偏偏,相缘相戡,摆来摆去。随便什么问题,总是难得一下子解决。许多问题都是互相夹缠着,也难得解决了这个再解决那个。

……

不拘解决什么问题,总应想到你的解决的反面。

……

一种品德,总常有与之相邻的反品德与之相联。客观的人每易冷酷;热情的人又常耽于空想。……谁能得其恰好?这岂不在矛盾的谐和,这岂不在知事变之变动不居?(《所思》,《序言》)

他又说:

我是相信“相反相成”与我所谓“纯客观法”是可以兼取的。但我却并不说,纯客观法能由相反相成而产生。事实上,我所信的相反而相成,实乃是由我所说的纯客观法而‘证成’,或说所谓相反相成,拿所谓纯客观法看来,也不失为一个事实:这样子说法,与我所以兼取相反相成的事实,更为相合。(《北晨学园》,《相反相成与纯客观法》)

 

以上是张先生的思想方法,一是科学的客观法,一是唯物的辩证法。现在先说他的客观法——纯客观法,他说:

 

“纯客观法”:跳出主客;主亦为客:是为纯客。纯客所证:厥为事情。

……

简单言之,还是,主观就是我见,是私的(private),是自内的。客观则是公的(public),共的(common),是自外的,也可说就是“外观”(viewed from without)。但到了纯客观,便内的也看成外的了。

……

主客本是对待的,相对的,依它的。也还可说是相反相成的。(《所思》,《纯客观法》)

 

这是他的纯客观法,现在再说他的唯物辩证法,他说:

 

    世界为矛盾所织成。

    矛盾而一体,一体而矛盾。矛盾不已,演化无穷。

    矛盾的谐和,至善之所止。

    对戡或错综法(辩证法)的效用,即在于此。

   “万物如流,其流如何?正负错综,相反相成。”这是对戡法的公式。

最简单说:对戡法就是观物事于其动,于其转变,于其消息,于其生灭,于其推衍,于其牵联,于其相互的关系。

    一与多之会通,断与续之和融,量与质之相转,动与静之联生,悉含于对戡的含义之中。

“一体的之分裂及对其互相矛盾的成分的认识,就是对戡法的本质。”

相反的之同一或一体,不但是认识的法则,也兼是客观世界的规律。

相反的之同一或一体,就是看出自然(包括精神与社会)一切现象与过程里的相拒相反的趋势。一切世界过程,从自动,从自发,从活的存在而想像而认识之,这其条件就在认识这些过程的相反的成分之为一体。

晓得发展演化是相反者之为一体,乃懂得所有的物物事事的“自动”,乃懂得“跳”,“相承者之间断”,“相反者之转成”;旧之毁灭,新之发生。

……

只是,在客观的对戡法,相对绝对的分别,自己也是相对的。在客观的对戡法,绝对也要求于相对之中。

……

    可是对戡初发自哭智者。

    凡是反抗者皆处于矛盾状态之中。

    自然现象的对戡得勿一部分即此之反映。

    这个时代是正在变的,生路窄,处处遇着敌人;重视变,重视辩证法,重视矛盾若相反,也是当然的结果

    然而终所求,却是安,却是平衡。所以又说,相反而一体,矛盾而谐和。(《所思》,《对戡》)

这是张先生对于辩证法的贡献,说宇宙就是一个矛盾,一切事物现象当然也是矛盾;这是辩证法的效用。宇宙是动的,变化的,一切事物现象当然也是动的,变移的,这是辩证法的公式。但宇宙是整个的,互相关联的,所以“正负错综,相反相成”是“先知之大法”(《所思》,五八页)。一切事物之发展,由于自身矛盾,“自动”;是“相反者之转成”,事物的转变,由于量到质的变化。辩证法是事物的反映,所以客观的辩证法是绝对的,辩证法自身是相对的;辩证的思想发明于希腊哲人“黑暗哲学家”,所以是反抗者的利器;现在的时代是变的,矛盾的,所以辩证法也被人重视。张先生又应用到人事说:

 人事之推衍如摆。这座摆是不是要终于静止,非我之所知。如据已有的短史为凭,摆幅大概是逐渐递缩的。从一方面说,希望在此;从又一方面说,绝望也就在此。大概“对戡法”所说,要不外乎这“摆”的道理。对戡法者,一事为正,一事负之,负又被负,正负错综,相反相成,相冲以进行。至于每一摆之现缘,则社会之经济的有定论所解说。(《所思》一一八页)

世界人不明了辩证法,不知应用它,他说:

世人恶矛盾。不知矛盾之中,正见进境。世人恶矛盾,由于恶现实,由于恶客观。这是静的文明造成功的耽于幻想。(《所思》,八二页)

以上所述,是张先生的思想方法,一是科学的客观法,一是唯物的辩证法。客观法从罗素的数学逻辑而来,辩证法从马克思的唯物史观而来;这是张先生思想的来源。现在再讲他的人生观;他讲人生意义说:

大家都求人生意义。可是什么叫作人生意义?……当然人生就当人生讲。众生如何?人生是莫之能外的。你如愿知道人生意义,你最好看蚁生意义,猿生意义,狗生意义,猫生意义。如果所谓意义是趣味或价值的意思:那么,人生有无意义,便要问你自己。如果你认字宙一蒸笼,人生如监狱,那还有什么可说。……如果所谓意义是理想的意思:则我却想过:“人生而无理想,人生值不得生活;人生而有理想,非有相当的疑,非有相当的作,非有相当求,必不会趋近而实现。”“一失足成千古恨,猛回头已百年身”,是无理想的成果。既假定了人生,自不可不有以善之。如何善其生?是在使生者皆得遂其生。次之,则应充实其生,优美其生。人生理想,应在人生中,如是而己。(《所思》,《人生意义》)

他又说:

“人为什么活着”,人为活着活着。于此之外而求人生意义,都是没有意义的。人生哲学当然只是“识妄”。……人生应当怎样?人生应当活着。顶多,也不过扩大其活着。至少这是历来实用的人生观——人生理想。”(《所思》,二页)

先生的人生观,是人生无理想;人生理想就在人生中;既假定了人生,应当怎样善其生?充实其生。人生应当活着,扩大其活着。

 

(摘自《近五十年中国思想史》,题目为编者所加,并对文中所引张申府先生的文字有所校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