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最高的价值准则曰兼赅众异而得其平衡。简云兼和,古代谓之曰和,亦曰富有日新而一以贯之。
    ——张岱年

  • 哲学之要在天人体用,条贯疏通。因此术(道)在辩证,而法(方)在解析。以通为旨,而以用为归。
    ——张申府

学者专栏

学者专栏

刘仲林:新哲学种子能否长成参天哲学大树——纪念张申府先生诞辰120周年(2013)

发布时间:2015-12-28 19:39 作者:admin


来到新建的“百年印象”宾馆,不禁回首对中国哲学发展的“百年印象”,我感觉最深刻的就是:中国本土的新哲学理论建设太少,且长期被边缘化,没有形成推动中华民族复兴的有生先导力量。

张申府(18931986)是一位有超前眼光的开拓性人物:在政治上,他是参与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先驱之一;在哲学上,他是以中西会通为方向的中国新哲学播种者。在张先生诞辰120周年的时候,我们回眸张申府先生播下的中国新哲学种子,并经其弟张岱年先生精心培育出的新哲学幼苗,在20世纪风雨中经历的艰难曲折成长过程,对我们今日中国哲学和文化发展有什么重要的借鉴和启迪意义呢?

一、既要“照着讲”,更要“接着讲”

 

近年一些学者对张申府的哲学思想进行了分析和评述,还出现了研究这一主题的博士或硕士论文,但总的看,相关的论文和文章并不多,且基本是“照着讲”,着眼新哲学进一步发展建设的“接着讲”更为少见。

张申府在1931年出版的《所思》一书中指出:中国现在最需要的中国哲学家,一不是中国哲学史家;二不是在中国研究西哲的人;三更不是抱残守缺、食古不化的人,而是“有最新最切实的知识,认识中国哲学的特色精义。而发扬之,而履践之,而参照中国的哲学,而指出中国未来应走之路者。”张先生强调要面向中国未来,在中国哲学特色精义基础上,“发扬之、履践之,即最需要的是中国哲学的理论发扬和社会实践。换句话说,中国哲学“照着讲”固然重要,但如今中国哲学最需要的是“接着讲”。

在这方面,张岱年先生是一个接着张申府哲学讲的典范。比如:张申府在《所思》指出:“仁、易、生;是中国哲学中三个最根本紧要的字,而实是一体的。”“中国哲学乃有见于易,识生之要,而仁以行之。中国所见的生活,乃是熙熙融融为其象,而实大刚健为其体。” “仁、易、生”包含了发展中国新哲学的种子。张岱年在张申府上述思想的基础上,深刻指出“生就是创造,生而又生就是不断出现新事物。”张申府的“大刚健为体”点出了中国哲学的精义之处,而张岱年把“生”提高到“创”的高度理解,则点出了中国传统哲学向现代转化的关键。在此基础上,张岱年提出了“宇宙是物质生生不已的创造历程”,“人之作用在于自觉参加于宇宙创造大流中,而赞助自然的创造。”由此,张岱年创发“广义创造观”,独具特色的“天人新论”哲学崭露头角。

近年,方克立先生“马魂、中体、西用”思想,刘鄂培先生“兼和”理论阐发等,都是接着张岱年“综合创新”理论讲的探索。我本人在张岱年老师指导下,1999年出版《新精神》、《新认识》、《新思维》系列著作,也是尝试对“天人新论”理论“发扬之”。张岱年老师亲自作序,给予肯定,使我深受鼓舞。

 

二、既要“发扬之”,更要 “履践之”

 

张申府说:“现在有现在中国所需要的中国的哲学家么?那便应有以发扬此,更要有以履践此。”强调不仅要在理论上“接着讲”,更要在社会上“实践用”。他认为“中国哲学的言仁、易、生,实深有合乎辩证法,有顺乎大客观。”(《所思》)

“大客观”是张申府创立的一个新概念,其核心是:“跳出主客,主亦为客”,即打破主观与客观的割裂,把主观也放在客观的背景下理解。他指出:“大客观绝不轻视人的努力,绝不忽视人的影响。客观所重本在于实。人的实践,也是大客观所极重视。”“大客观非单客观,是要为主观地的,无碍于人之理想,奋斗,审美,感情。”李存山在评论“大客观”思时指出:大客观破除了“平常”(机械)的客观主义的偏执,而主张既要“如实认识事实”,又要“加以价值判断”,通过“尽人力”即人们的社会实践而扬弃现实、变革现实,“以求价值理想的实现”。

张岱年深化发展了张申府的“大客观”思想,特别强调了新哲学、新文化的大众传播和实践的重要性。张岱年指出:“学术创建是求文化顶点之提高,文化传播是求人民之一般文化状态之提高。文化建设是不可不顾及民众的,民众之一般物质生活、心理态度、风俗习惯,应有一番根本的革新。文化建设之目的当是‘人之再造’,或者说即是‘造新人’的工作,要使人民的目的、兴趣、行为,皆有一种改变。要创造在新的社会中生活着的新的人类,使一般人民都过着新的文化生活。”

遵照张岱年老师的教导,我们在传播以创造为核心的新哲学和新文化方面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。通过公共课课程,中国科技大学4000多大学生结合生活和学习,撰写了感悟生活之道或创造之道的体会,我们主编出版了大众普及著作“中华文化人生亲证”(入选教育部“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书系”)、“亲证中国哲学大智慧”(100多名大学生悟道体会入选)、“中华文化精修入门”(入选大学教材和安徽农家书屋藏书)等。2010年以来,在中国科大领导支持下,依托中科大哲学一级学科博士点,我们先后创办中华文化大学堂、大学网、大学报,面向全校师生和社会大众,进行公益性、开放性、系统性的中华文化大众传播,在实践中探索“承道统、启新命、同修行”的中华文化大学发展之路。其中承道统”就是传承中国古代哲学精髓,“启新命”就是建设以“创”为核心的新哲学新文化,“同修行”就是落实到百姓大众实践。

通过“中华文化大学”,把二张“综合创新”的理想落到实处,或许是对他们的一种最好的纪念。这也是我们对“新哲学种子能否长成参天哲树”的实践回答。

 

(作者单位: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人文学院。本文是作者2013615日在石家庄召开的“张申府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暨学术研讨会”上的发言)